铝合金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铝合金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城市飙车催生非法改装业飙车遭遇界定难取证难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11 14:46:23 阅读: 来源:铝合金厂家

城市飙车催生非法改装业 飙车遭遇界定难取证难

原标题:城市飙车催生非法改装业 飙车遭遇界定难取证难

“城市飙车”治理难题

飙车不但产生噪音和环境污染,给居民造成不良的心理影响,还极易引发重大恶性交通安全事故

“三、二、一,走!”随着“裁判”双臂猛地往下一挥,3辆改装车瞬间开足马力向终点驶去……这并非拍电影,而是发生在深圳大街上的惊险一幕。

在深圳宝安区宝兴路段,一群飙车族长期在这个地段飙车。其中部分车辆除比赛外,还进行原地漂移等高难度动作。据报道,深圳警方近期经多日暗中调查,5名飙车的年轻人被警方以涉嫌危险驾驶罪刑事拘留。

轰鸣的马达,飞扬的尘土,刺鼻的轮胎焦味,欢呼的人群……近年来,非法飙车在一些大中城市频现,有些还酿成了车毁人亡的惨剧。

“飙车是对公共安全威胁最大的交通行为,不但产生噪音和环境污染,给居民造成不良的心理影响,还极易引发重大恶性交通安全事故。”汕头大学公共管理系副教授鄢圣华接受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说。

“查处飙车并非仅是交警部门的事,还需要各部门配合,从源头上进行管理。”鄢圣华表示,飙车只是末端,源头是当前失控的车辆违规改装。“如果能把这个源头控制住,飙车行为也许会少得多。”

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交通管理工程系副教授高万云建议,交管部门要和工商管理部门等配合起来,将车辆改装纳入管理范畴,将其引上合法化的道路。

“飙车”成社会公害

今年8月24日晚,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坝楼梓庄桥附近一条偏僻的岔路上,几十名飙车族齐聚一起,上演着现实版的“速度与激情”。

8月28日,参与当晚东坝飙车的杨某、徐某和刘某等3人因涉嫌危险驾驶罪被朝阳警方依法刑拘。9月16日,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发布信息称,东坝飙车案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危险驾驶罪,已被该院提起公诉。

此前,飙车族被判刑已有案例。今年初,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宣判了沪上首例追逐竞速危险驾驶案,两名飙车男子以危险驾驶罪被判处拘役。

早在2006年,北京地下飙车第一次引发全国性关注——“二环十三郎”陈震用时13分钟跑完全长32.7公里的北京二环路。2月,陈震在二环路飙车时被警方设卡拦截,后被治安拘留7天,成为北京首个因超速行驶被拘者。随后,北京市区内飙车现象逐渐得到遏制,飙车热度渐渐淡去。

而事实上,飙车现象在北京从未绝迹,只是飙车由“明”转“暗”,从市区环路转至五环、六环以及京承高速等路段。主要飙车方式,包括极速斗快、长距离竞速计时赛、短距离折返竞速、甩尾漂移等。

近年来,飙车引发不少重大恶性交通安全事故。譬如,2012年5月26日凌晨,一辆红色GTR跑车和一辆宝马车在深圳滨河大道飙车,红色GTR与同方向行驶的两辆的士发生碰撞,造成的士车内3人当场死亡,红色GTR车内一男三女也不同程度受伤。

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杜立元律师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:“飙车者通过飙车来追求刺激或‘自我挑战’,实际上这是一项非常危险的行为,不但危及其自身,还会对他人生命健康权和财产权构成极大威胁。”

在现实中,飙车之所以常引起公愤,除了飙车族把自己的刺激和快感凌驾于他人生命权之上以外,还随之带来噪音、环境污染等一系列扰民问题。

家住北京市大兴黄村彩虹新城小区已经退休的张先生,他家窗户外是兴业大街,最近深受飙车族之扰。“我晚上一般11点睡觉,常常12点左右,窗外就传来汽车马达轰鸣声。被惊醒后,就会一整宿失眠。”123下一页

济南信浓步进行星减速机

江苏啤酒批发价

沈阳钓具批发市场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