铝合金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铝合金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【资讯】混沌的举牌竞技场

发布时间:2020-10-17 02:19:37 阅读: 来源:铝合金厂家

混沌的举牌竞技场

近期喧嚣的A股举牌事件频发,而在收购与反收购的斗法中,一些手段实际游走在法律法规的边界,引发不少争议。由于市场对举牌事件的追捧,此类信息往往对股价有一定拉升作用。但由于信息披露的流程等因素影响,举牌时点与公告时间往往存在时间差,导致套利空间的存在。在A股举牌战场上,总有一些行事怪异的斗士。最新登台的,是连续举牌并逼宫新华百货的私募大佬崔军 .

近期喧嚣的A股举牌事件频发,而在收购与反收购的斗法中,一些手段实际游走在法律法规的边界,引发不少争议。

由于市场对举牌事件的追捧,此类信息往往对股价有一定拉升作用。但由于信息披露的流程等因素影响,举牌时点与公告时间往往存在时间差,导致套利空间的存在。

在A股举牌战场上,总有一些行事怪异的斗士。最新登台的,是连续举牌并逼宫新华百货的私募大佬崔军 .

昨日,崔军旗下上海宝银、上海兆赢突然提议新华百货召开临时股东大会,要求公司与其联合出资设立伯克希尔控股有限公司,同时罢免并补选两名董事,逼使新华百货昨日一早停牌。早前,因涉嫌信披违规,上海宝银曾于6月8日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。

“这完全就是一出闹剧。”关注此事的私募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说,崔军行事一向高调,吸引注意力的动机更大,因其持股成本较低浮盈已很可观,因此在博弈上占据主动。

细看近期喧嚣的A股举牌事件,资本间的角力异常激烈。而在收购与反收购的斗法中,一些手段实际游走在法律法规的边界,引发不少争议。

崔军A股“T台秀”

崔军五年来已数次突袭董事会。“说白了,崔军的有力武器是股权,加上足够多的浮盈。”私募人士分析说,即便提案不被认可,也能吸引公众注意力。

崔军又一次将新华百货逼停牌了。

新华百货11日晚间公告,8月10日下午,公司收到股东上海宝银及上海兆赢发来的“关于提请召开新华百货2015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的提议”,后者提出两个议案:关于上海宝银、上海兆赢与新华百货共同设立伯克希尔控股有限公司的议案;关于罢免公司两名董事并补选两名董事的议案。新华百货表示,董事会将认真讨论,待相关决定作出后,公司将及时回复。

意外的是,昨天一早,新华百货临时停牌,原因是公司与上海宝银方面关于股东大会审议相关事项尚在协商中。

昨日晚间,新华百货补充披露了前述两个议案的内容,并指出公司已与上海宝银及上海兆赢方面进行了坦诚和积极的沟通,但未取得任何结果。鉴于前述提案构成公司与其巨额关联交易,罢免正常履职董事的提案对公司治理和经营稳定将会产生重大影响,公司董事会需要一定的时间审慎、全面评估以上事项对股东利益及公司发展造成的影响以后,确定最终意见,向相关股东进行回复。

从补充公告看,崔军提议设立的伯克希尔控股有限公司拟注册资金10亿元,由公司出资4.9亿元,上海宝银和上海兆赢合计出资5.1亿元,主要投资一些价值被严重低估的上市企业,目标是打造成中国的伯克希尔。

其实,崔军这步棋早有伏笔。6月2日,崔军方面曾发出一份直白的公开信,里面提出五项议案,其中包括:新华百货同上海宝银成立私募基金管理公司,且名称定为“上海新华物美伯克希尔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”;要求得到董事会的两个席位,上海宝银的董事长崔军为其中人选之一,同时要求崔军担任新华百货副董事长和投资部总经理两个职位。

但上海宝银此举招致交易所问询,并最终引火烧身,遭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然而,崔军并未就此收手。自今年4月末两度举牌新华百货之后,崔军又在7月份凶悍抄底,将持股比例增至20%。在此形势下,新华百货控股股东物美控股也发力增持,将持股比例增至30%以上。

“应该说,新华百货的态度还算友善,还让上海宝银参与了公司的定向增发,但崔军方面对募投项目不满意,他的胃口太大。”有接近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。从之前的公开信内容看,崔军更感兴趣的是收购金融资产、高送转等热门题材。

“说白了,崔军的有力武器是股权,加上足够多的浮盈。”私募人士分析说,即便提案不被认可,也能吸引公众注意力。

从历史看,崔军五年来已数次突袭董事会。例如,2008年,崔军率众围攻赛马实业(现名宁夏建材 ),提出进入董事会等四项提议;今年4月底,崔军发函华北高速董事长,建议通过回购股票等方式,实现其对华北高速16亿元闲置资金的投资运作。虽然这些袭击均告失败,但都成为当时的市场谈资。

灰色地带与法律边界

“私募机构总会有几个熟悉的拍档,此类信息可能提前勾兑,导致出现股价异动等情况。等举牌信息一公告,这些潜伏的私募就会乘机出货套利。”浙江一私募人士对记者说。

A股市场从不乏举牌案例。但细数近年的举牌事件,针尖对麦芒式的恶斗剧情越来越多,东方银星 、*ST新梅、长园集团 、三特索道 、康达尔等公司的资本缠斗都令人印象深刻。一个新的特征是,在收购与反收购中,双方往往会借助法律、法规的武器为己方争取主动,给对方设障,但其中也暴露出一些争议性的问题。

例如,西藏旅游日前披露,公司大股东国风集团起诉举牌方胡波及一致行动人胡彪,请求判令被告所持股份达到5%临界点后所购股票无效,在二级市场抛售多于5%的股份并将收益赔偿给上市公司。事情的缘起是,西藏旅游在7月15日遭到胡波及其一致行动人胡彪举牌。据公告,7月15日当天,胡波、胡彪分别买入西藏旅游1012万股和216万股,累计占其总股本的6.49%,加上两人于7月初买入的3.09%公司股份,其合计持股比例达到9.59%。

由于胡波、胡彪未在触及5%比例时停止买入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,西藏证监局对其发出监管函,警示其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暂停买卖行为,且在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存在信息披露瑕疵。

国风集团此举完全在效仿*ST新梅。今年3月,*ST新梅单一第一大股东兴盛集团就向上海市一中院起诉王斌忠、上海开南投资、上海腾京投资(简称开南系)等被告,请求法院判令自2013年10月23日(即被告合计持有*ST新梅5%股权之日)起,各被告买卖上海新梅的股票的行为无效,并予以改正(抛售多于5%的持股并将受益赔偿给上市公司),开南系也如法炮制地通过司法途径进行维权。双方互不相让的结果是,*ST新梅形成了“双头董事会”,开南系自行召开股东大会。

实际上,对于开南系所持股票的表决权等问题,律师界存在不同的声音,迄今也未有司法判例。另一典型案例是康达尔。今年6月16日,康达尔的股东林志来函,要求在股东大会增加2项议案。但康达尔方面表示,根据公司章程,林志所持股份不及公司总股本3%,因此不予提交相关提案。但康达尔2014年年报 、2015年一季报显示,林志名下持股比例是15.81%。对此,公司解释称林志虽然实际控制15.81%股份,但本人仅持有1.34%的股份。

一个隐性问题是,由于市场对举牌事件的追捧,此类信息往往对股价有一定拉升作用。但由于信息披露的流程等因素影响,举牌时点与公告时间往往存在时间差,导致套利空间的存在。从以往案例看,在举牌公告披露前一日,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上涨的情况屡见不鲜。

“确实有这样的情况。私募机构总会有几个熟悉的拍档,此类信息可能提前勾兑,导致出现股价异动等情况。等举牌信息一公告,这些潜伏的私募就会乘机出货套利。”浙江一私募人士对记者说。

此外,由于绵绵不休的资本争斗,使得不少公司治理结构堪忧,丧失了正常经营及转型发展的积极性与活力,这对中小投资者是一种长期的伤害。

alevel课程是什么

alevel课程培训机构

ib课程是什么

培训alevel数学

相关阅读